【韓劇】我的女人 :愛情的價值定義在金錢之上?
【韓劇】我的女人 (EP01-04):愛情的價值定義在金錢之上?
故事由一個女人的死亡開始。 雖然是悲痛的開場,感覺上卻帶有幾分滑稽與可笑。
女人生前惟一的手帕交聽見死訊便前來悼念,到了那裡,僅僅只有兩個在墳前哭泣的孩子,無依無靠的兄妹倆看起來是多麼淒涼,誰知在手帕交飛撲墳前,哭哭啼啼了好一陣子後,才發覺自己哭錯墳哭錯人,荒謬的喜感就此展開,人生啊!總在你預想不到的下一刻產生變化,真真假假假假真真,到底又有幾個人能夠預料得到?
孩子的世界總是容易打成一片,兄妹與媽媽手帕交的兒子金賢民,很快地便結成好友,金賢民自從第一次看見尹世羅,就已經偷偷喜歡上這個因哀傷只懂哭泣不願說話的女孩(韓劇小孩總是比較早熟XD),再加上認識沒多久,金賢民當船長的父親不幸罹難於一場船難,他們瞭解失怙的痛苦因而相互扶持,直到長大成人後,很自然地就談起了戀愛,十分典型的青梅竹馬,約定好等有穩固的經濟基礎後,兩人便步入禮堂,一生一世不再分離。
金賢民受到船長父親的影響,對於打造船隻有著濃厚的興趣,從小就立志要當船舶設計師,長大後也如願以償進入韓國數一數二的東振造船公司;而其女友尹世羅則是有早逝外交官父親的天分,在語言上面有著過人的長才,現在,也隨著男友金賢民的步伐,成為東振造船公司的新進職員,當然,兩人約定好在職場上不要公開彼此關係,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。
金賢民對造船這個工作,有著比一般人還要強烈的責任感,認為務必要打造最安全的船才不會讓無辜的人不幸喪命,所以正當公司為了降低損失與精簡人力,決定要簡化新建船隻檢驗過程時,他第一個跳出來反對,甚至越級向董事長力諫,藉由這個事件,讓董事長的女兒張泰姬對這個擇善固執的男人留了心,因為認真的男人最帥氣,埋著頭沒天沒夜苦幹為求在期限日以前趕工完成的金賢民,完全打動了因為嫌棄前夫沒有擔當肩膀的張泰姬,她開始無所不用其極的接近金賢民。
如果說尹世羅沒有進入東振造船工作,或許她的危機意識不會那麼敏銳,平平都是女人,尤其是張泰姬對金賢民那毫無掩藏的好感,尹世羅如何看不出來? 所謂眼見為憑,張泰姬與金賢民站在一起的樣子是如此般配,而她與張泰姬的條件一比,一個是家財萬貫的天之驕女,自己則是個無父無母的打工女孩,條件相差如同雲泥之別,很快的,自信心打擊與缺乏安全感,讓尹世羅從開場笑咪咪樂觀的樣子,變成總需要金賢民不斷安撫才能得到些許平靜的女人。
至於金賢民有沒有對張泰姬動心? 看起來似乎有,但後來分析,覺得他會與張泰姬有所頻繁的互動往來,那是因為他把張泰姬當作公事;這個男人,對公事就是會認真過頭,哪有摻雜什麼男女情愫? 越看越覺得是張泰姬自己表錯情,金賢民應該對女生就是會滿溫柔的講求禮數,再加上張泰姬的身分可是他的頂頭上司,有誰會特意得罪自己的頭頭?
在一開始是因為案子把他們兩個兜一塊,後來董事長邀請金賢民來家裡坐客時,可以看出金賢民的態度大多是彆扭大過於喜悅,接著後來吃飯和幾次接觸,金賢民一直保持著禮貌距離,就算感覺出張泰姬的好感好了,所謂敵不動我不動,只要張泰姬一天沒敝開明示,那麼金賢民如何鐵面相對?
只不過從開場,忙碌的金賢民總是好幾次把尹世羅拋下,讓人不得不懷疑他對尹世羅的情意有多深? 但反過頭想想,在戲裡,金賢民與尹世羅的的交往,已經幾乎快要半輩子的長度了,所以對金賢民來說,尹世羅的存在就如同是他身體的一部份,早已無法取代,對於尹世羅的缺乏安全感,他其實不大能理解,結婚是早晚的事了,我早就是妳的人了,為什麼妳還會為了會長女兒而百般耽心?
他對尹世羅的各種安撫,其實就是在看出一個男人的愛意有多深厚,如果沒有愛,那麼連敷衍也不太熱絡,雖然在金錢權力的誘惑面前,人的想法會逐漸改變甚至扭曲,只是對於真心只熱愛造船和尹世羅的金賢民來說,似乎還未見什麼成效,看得出,金賢民是個極度內斂冷靜的男人,他與尹世羅的愛情,就像細水長流,雖然平凡,但卻顯得那般珍貴。
張泰姬因為曾經失婚,被自己的父親視為家族的汙點,雖然父親還是接受了她,但還是想快點藉由二次婚姻將這汙點洗清,被逼著上花轎的張泰姬當然很不快樂,所以她希望自己可以有選擇權,可是當她好不容易喜歡上金賢民,卻發現人家早已經有個論及婚嫁的女友,想當然爾,當她發現情敵就是尹世羅,這個啥都沒有的新進職員,不甘心、輸不起、難過,這三種心情都有,她到底憑什麼會輸?
這時,恰巧因為?逆父親離開家園獨自出外打拚的張泰成,東振造船公司惟一被認可的繼承人,終於又回到了公司,這個男人玩世不恭、看起來反叛性十足,有著妹妹張泰姬永遠都無法追求到的率性與自信,在偶然機會下,遇見在對著自己用各國語言在加油打氣的尹世羅,覺得這個女孩頗為有趣,後來發現尹世羅是東振公司的職員,並且有著十分優秀的語文能力後(雖然覺得太硬撐XD),更多加留了十分深刻的印象,不過,在知道老妹情場失意的原由是她,眼神立刻變得冷血,鼓勵妹妹張泰姬去搶奪金賢民,甚至是把尹世羅調到身邊,藉此好好「觀察」她的「本領」。
把所有人馬都聚合起來的最大原因,就是要與外商談一場下一批的船隻交易案。 結果船主的老婆,竟然是張泰成的前女友。(這個前女友是超級大敗筆…不是找個外國人來演就叫炫,要看她適不適合那個角色吧,看起來跟張泰成差不多高又比他老…隨便找個當地演員效果應該會比她好一百倍,在這時找個名演客串,不是就達到宣傳的效果了?)
總言而之,從張泰成與前女友的對話看來,他曾被這名女子傷得很重,而且她離開張泰成的原因,最主要的就是為了「錢」,所以張泰成根本不相信這世界上,有面對金錢不會動搖的愛情吧!
也因此他看向尹世羅的眼神,總是多了幾分評判和嘲諷,他壓根就覺得這個女的連自己妹妹的一根寒毛都比不上!如果他一出手勾引她,想必會立刻主動送上門來吧!
不過張泰成如果追求尹世羅,真的難保尹世羅不會心動,畢竟她從小就失去父母,惟一的哥哥又不長進,再加上她自尊心十分強烈,若是可以一飛枝頭變鳳凰,完全擺脫掉以前的苦悶,這樣的誘惑力實在強大,自從她進入東振,看到越來越多因為地位而引發的不平等,金賢民能給予的又不足以滿足她的渴望,不安的因子在她與賢民之間開始存在,當第四話末,那場迎接船主的宴會結束後,賢民吻住世羅的唇,但世羅的眼神,透露出的,是一股悶意,是賢民無法消除的苦澀,似乎就注定了他們的未來,會有著不可預期的變化…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1803

frpw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