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9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         

入神(寶)
入神就是行法術,要請神靈入主神像成為金身。在這個步驟中,必須再加上相當多具有象徵意義的器物,例如金銀銅鐵珍珠等吉祥物,並以木炭,鐵釘,五榖五色線等特殊元素與器具作為金身的象徵。也有部分雕師會加入香火,蜂,蜈蚣,蛇等生物。木炭象徵興旺,鐵釘象徵男丁,五榖象徵豐收,五色線象徵神明之五臟六府,有活化神明之意。以現代的語言來看,木炭的象徵適和樂健康,鐵丁的象徵為子女的培養,五榖的象徵則為財富。 神像背後的小靈洞,是為了要裝填「入神物」所開的,而所謂的「入神物」 每六年一換,一甲子輪迴。現時流傳鹿港雕佛店入神用的黑蜂、虎頭蜂、五 穀仔、五寶、五色線,各代表其神威。黑蜂、虎頭蜂取其威靈,神力強;五 穀仔代表五穀豐收,五寶主財富,五色線代表五營天兵神將護持
開光儀式必須在擇定的吉日,於戶外的陽光中進行,如遇陰雨,則必須延期。在這些既定的規矩之上,雕師可以投注個人情感與風格,以臻藝術之美。不過,雕師必須切記,神像的主要調性,例如神像的威儀,神像的慈祥。即使某些神像外表凶惡,雕師仍必須要在此外表中表現出剷奸除惡,保佑良民主軸。
畢竟,神像雕刻以神靈為主,以藝術為輔,如果一位過分注重藝術之表現而忽略神靈的重要,則美則美矣,卻美而無神,此乃神像雕刻的大忌,卻也是現代許多追趕潮流的年輕雕師的通病。進文雖受過西洋美術訓練,在作品中亦力求藝術之表現,但卻不敢逾越神靈為主,藝術為輔的準則。進文所有神明雕刻,不僅要讓人感覺兼具古典與現代美感,還要能夠使神明能夠庇祐供俸的信徒。在此,與有緣眾生共勉之。
開光點眼: 
以文殊筆借白雞冠血之靈,點神像某穴孔,有別於其他同行殺生取靈的做  法。
請神: 
以符、咒、指、訣請神。


 

frpw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吃金針菇 可殺死95%癌細胞
吃金針菇 可殺死95%癌細胞(烹煮勿超過3分鐘) 吃金針菇可以殺死癌細胞,根據新加坡大學的最新研究。由於金針菇含有一種多醣體,可以加強人體免疫系統,在動物實驗中,這種特殊的蛋白質,可以有效殺死95%的癌細胞。

 

frpw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????時代
大家先向mi姊致上最高敬意吧!
多虧了mi姊的翻譯,讓我認識到大澤的另一面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紀里谷說三人要採取正坐的方式來進行對談,比賽看誰撐得久。
江口說他完全不行,腳馬上就會痛起來。
紀里谷說他的生日馬上就到了, 四月八日 。
大澤三月生,江□即將四十二,總之,三個人都是四十一歲,紀里谷最小。
我們的時代
江口簡介…省略
大澤簡介…二十五歲以前當紅模特兒的身份活躍於舞台上,二十五戲以後立志當演員而進入演藝界,2000年起將重心從電視劇移往大螢幕,全心投入的精湛演出擄獲諸多導演的心。
紀里谷和明簡介…省略
大澤「這次的拍攝現場實在太有趣了。但我指的不是好笑之類的有趣,而是大家那麼拼命,拍這戲的時候有種”果然是上了年紀”的感覺,第一次跟年齡這麼相近的人一起拍電影。當然電影本身就很有趣,但就是有一些很獨特的感覺」
紀里谷「是哦」
江口「有種”巳經到了這個年代”的感覺」
大澤「其實很少有機會和年紀相仿的人一起拍戲。就拿我們這一代來說,一般到了四十一歲這個年紀的人大多是擔任主角,大家很難湊在一起演出。所以像這次這樣的機會反而相當難得,我覺得很棒,非常愉快。」
江口「感覺上好像演出的全都是主角」
紀里谷「說得也是」
大澤「語言也是其中之一,彼此之間有共通的語言。大家講的當然是日語,但我指是的不是那個,而是更深層次的語言。彼此之間不用說太多,只要簡單一句話就能了解對方的意思。只要看一下對方的表情就 可以知道他大概累了,猜得出他可能身上某個地方在痛之類的。說起來大概是因為自己的狀況也差不多,所以很能感覺得出方的疼痛,猜得出他現在大概腰正痛得厲害,因為自己也是腰痠背痛…」
…大澤的表情和動作讓江口和紀谷里笑成一團…
江口、紀谷里「原來如此,的確是喔」
大澤「相反的,對於好的地方的感覺也很像」
紀里谷「嗯,電影拍攝的過程,你(大澤)會過來看鏡頭的剪輯,當你看到一個分鏡說“這個帥”的時候,我就很能體會你的感覺。心裡常有“我就知道這裡你會這麼說”或是“這裡你應該也會覺得不錯才對”之類的想法。說起來我們之間還是有某種共通的東西。畢竟成長的過程中看到的東西差不多,年輕的時候崇拜過相同的事物嘛。」
小叮噹篇
紀里谷「對了,小叮噹,你們喜歡嗎?」
大澤「當然喜歡啊」
江口「很喜歡,怎麼突然提起小叮噹?」
紀里谷「我很受不了小叮噹」
江口「為什麼?」
大澤「誒~為什麼?你不喜歡他的造形嗎?」
紀里谷「我受不了的是大雄。」
大澤「大雄哪裡讓你受不了?」
紀里谷「因為大雄超依賴小叮噹的」
江口「可是,有大雄才有小叮噹,不是嗎?」
紀里谷「是沒錯啦,可是大雄那傢伙…那傢伙…」
大澤「他是你朋友啊?(你跟他很熟嗎?)」 
……哈哈哈…
紀里谷「因為若從不好的角度來看,大雄滿腦子想的都是不好的事,所以我覺得小叮噹裡的壞角是大雄。」
江口「壞人不是技安嗎?」
紀里谷「是沒錯啦,可是大雄也是一天到?想偷懶,想要投機取巧,還想偷看宜靜的的裸體,腦子想的盡是壞點子。對大雄這樣的行為,小叮噹卻一直
出手相救。小時候我就一直覺得哪有這種道理的!」
大澤「我喜歡小叮噹是因為大雄有一件事讓我很尊敬。那就是有一次大雄參加看誰最快睡得著的比賽,結果丟出的枕頭都還沒有掉到地上,身體也還沒躺好,大雄就巳經睡著了,大雄因此得到第一名。這件事讓我對大雄佩服得五體投地。」
江口「哈哈哈,好像身上裝了可以立刻轉換的開關一樣。我對小叮噹就沒什麼特別的感覺,我才不管小叮噹怎麼樣咧,你們2個就想得很深。」
紀里谷「因為我覺得那之後的日本的文化形成一種所謂”調和式的小叮噹”這種的東西」
江口「嗯,你的意思是指不管什麼東西都可以輕鬆得到」
紀里谷「對對對,任何東西都可以輕鬆取得,一有問題就會出現因應的支援系統,立刻幫你解決問題」
江口「像任意門之類的」
紀里谷「沒錯。小叮噹之前的漫畫,例如「巨人?星」「明日????」之類的漫畫不都是強調自己解決問題的重要性嗎?所以我覺得「小叮噹」是讓人們產生不想要靠自己的努力,想有倚靠外力幫助的這種想法的始作俑者」
成長篇
大澤「我是三兄弟當中的老么」
江口「我是二兄弟的老大」
紀里谷「我上面有一個姊姊」
大澤「我是老么,所以不管做什麼都是排最後,由於三兄弟的年齡都很近,從小不論有什麼問題都是老大優先,而我總是最後。我很討厭這種感覺,如果我不常常自己講點什麼,就不會有人理我。所以從小我就會一直講話,一直跟在我媽後面一直叫「媽媽…媽媽…媽媽…媽媽媽媽!!!」,等我媽問我「什麼事」,我就會說「沒事」」
江口「是喔,」
大澤「媽媽…媽媽、媽媽、媽媽!!!就這樣一直叫。」
紀里谷「誒~是喔」
江口「好厲害,竟然有這樣的記錄?」
大澤「因為被忽視,所以想得到他們的關注,可是他們又不理我。不過只要我自
己主動講些有趣的事或做點什麼,他們就會注意我」
紀里谷「在拍戲現場你也是這樣厚」
江口「對耶」
紀里谷「你會講一些有趣的事來炒熱氣氛,我還覺得你很厲害咧」
大澤「小時候真的很寂寞,因為是最小的一個,無論什麼事都得不到關注的關係」
江口「我是老大,跟我弟差四歲,打架打得很兇,還給了他不少不良的影響。我高中的時候做的壞事我弟弟國中的時候就會做了。我想玩的時候會玩得蠻兇的,我弟會跟著我有樣學樣,叫他不要學也沒用」
紀里谷「我則是爸媽很忙,雖然有一個姊姊,但也很少照顧我,我差不多是個鑰匙兒童,自己做飯吃,什麼事都要自己來」
大澤「所以你才討厭小叮噹的」
紀里谷「小叮噹~什麼嘛。大雄,自己做呀,幹嘛靠小叮噹…」
大澤「我可以體會你的心情,你對大雄的行為很不以為然」
紀里谷「對,我無法理解他的行為」
國片與洋片篇
大澤「最近不論是看的東西,或是感受到的東西都覺得能量不足,好像少了什麼東西,沒什麼實力的感覺」
紀里谷「我懂,因為現在是一個服務業掛帥的時代」
大澤「在我過去的認知裡,所謂的電影,原本就是在2個小時中呈現一個概念,內容必須是充滿能量才對。比如好來塢的電影就有這種能量,像我一開始看的星際大戰,就感受到它絕對性的張力和能量」
江口「比如世界觀之類的」
大澤「看完之後感到極度疲累」
紀里谷「現在卻變成「累」是不好的」
大澤「五衛門這部電影有讓我感受到電影原本所該具備的能量元素。這一點讓我在試映的時候感到很高興,這種感覺跟我有沒有參與演出無關。
紀里谷「大澤兄你當初從模特兒轉行演電影是因為…」
大澤「我從小就常常看電影,在看電影的過程中心中對電影就產生了絕對性的憧憬,會往電影界發展是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喜歡。小時候會去看自己喜歡的人演的電影,聳恿朋友去看首映,常常翻閱登有電影介 紹及外國影星的雜誌等,這樣的成長背景讓自己在進入電影界的時候有種很特殊的感覺。我覺得那不是工作,而是完全不同層次的東西。
我不知道稱為電影之神是否恰當,但我覺得自己如果是以敷衍的態度從事電影這工作的話,一定會被神唾棄。
我每天早上出門前往拍攝現場的時候,都是抱著就算死在現場也沒關係的心情。當然啦,我覺得是因為自己沒有家人,也沒有小孩,所以一定要用這樣的心情去面對工作。我覺得自己如果沒有這樣的決心,神一定會生氣,會惹惱自己所信奉崇拜的那個世界裡的某個神祗,例如James Lee。
我希望能得到祂的肯定,讚賞自己的演出很到位之類的,我覺得祂一直在督促著我,時時提醒我『喂,你給我認真演!』」
江口「哈哈哈,被James Lee敲頭~」
紀里谷「你的心情我了解」
大澤「跟因為我們是日本人,所以…的想法無關,其實所要表達的東西都是一樣的。我的意思是電影本身所釋放的能量與演員演譯的方式,雖然電影呈現形式與演員的長相不一樣,但那無所謂,重要的是電影 所釋放的能量和演員演譯的方式。至少我們的電影所釋放的能量一定不能輸給國外的電影。」
江口「還有,電視劇雖然也很有趣,感覺就像真實的生活,但是電影,不但螢幕大,尺寸也不一樣。過去我一直參與電視劇的演出,但二十多歲的時候很希望能演電影。以前看國外的電影時,雖然覺得螢幕上 的演員演得真好,但並不了解他的演出真正好在什麼地方,等到真正看懂之後,就會覺得這演員實在太強了。愈看得懂他們精湛的演出,就愈覺得他們簡值像個怪物,例如摩根費里曼。我會覺得這群外國的傢伙,簡直非人類嘛…」
紀里谷「這時候該怎麼辦?你們不是覺得國外的電影實在太厲害了嗎?你們覺得該怎麼做?除了技術層面的問題之外,因為有些東西不是靠技術達成的,身為一個演員,該如何努力?例如演技之類的」
大澤「完全沒辦法,那不是我們能操控的選項。雖然這麼說有點遺憾」
紀里谷「那我們就只能接受自己沒有辦法辦到這個事實囉」
大澤「我也無能為力,因為自己只有一個人,力量太單薄了。所以只能在自己的岡位上盡力了」
紀里谷「我也是一樣,看到別人的作品,比如史丹利庫柏力克(大開眼界的導演)的電影時,真的佩服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又例如大導演法蘭西斯.柯波拉(教父的導演)的作品也是。知道自己成不了柯波拉,達不到那種境界,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。有時候會想是不是有錢就好了,或是安心做個演員就好,不要想那麼多。可是又想能有一番作為,人總是會想在更高的層次上有所突破,不是嗎?」
江口「嗯」
紀里谷「我覺得這是我們最痛苦的地方,想破頭也是沒辦法,當然我也會有些焦躁啦。自己在從事導演的工作之前,物質的慾望很強,曾經這個也想要,那個也想要」
江口「現在變得都什麼不想要了?」
紀里谷「都不想要了,,吃的,穿的,都不重要了。我以前很喜歡服飾,曾經為了買衣服而遠赴義大利、倫敦、甚至從住的地方當天往返跑到羅馬,就為了去訂做衣服。現在這些我都不管了,就像大澤兄剛剛 講過的,就算死了都無所謂,吃的、穿的、玩的,喝酒之類的,我什麼都不想要了,心思全都放在電影上。」
大澤「你喝酒的方式也是亂七八糟的」
紀里谷「你還敢說別人」
江口「你這提起,我沒看過大澤喝酒耶」
大澤「下次一定喝」
大澤、江口「你的酒品有夠糟的…」
大澤「看你喝酒的羕子就覺得你喝了酒之後一定會做出一些驚人之舉」
…哈哈哈…
海邊露營篇
本段落提到休閒和玩樂的事,只簡譯比較有趣的地方。
紀里谷「我喜歡在海邊露營,燃起熊熊的營火,然後暢快地喝得酩酊大醉。之前曾經在夏威夷的海邊露營,喝了酒之後醉得不知天南地北,迷迷糊糊竟想飛躍火焰而直接往火焰裡跳,結果跌了一跤,結果霹霹霹啪啪地把頭髮和眉毛都燒焦了,還常燙到哩」
…三個人笑成一團…。
紀里谷說夏天也快到了,提議到海邊露營,而且不帶女伴,只有男人,大玩特玩一番。
江口不以為然的說不帶女伴,你一定又會喝得爛醉。
大澤一臉狐疑說不帶女伴,一堆男人在海邊,然後突然往火裡跳,那多奇怪呀?
四十一歲與「死亡」的距離
紀里谷突然把話題轉到死亡
大澤「其實我覺得人生巳經走到一半,接下來應該是最有意思的階段,可是…」
江口「可是…,聽你的口氣,好像巳經對人生感到疲累了」
大澤「紀里谷你有什麼看法?」
江口「抱歉、抱歉,剛剛那麼說純粹是鬧你的」
紀里谷「我覺得我巳經看到了人生的終點,因為我是用逆推的方式。年輕的時候,十歲、二十歲的時候都沒有這樣的感覺,覺得這件事離自己很遠,但不知道是從幾年前開始覺得好像可以看到自己人生的終點了。就像鐵軌的終點一樣」
大澤「我大概是從一年前開始很認真地思考人生的終點這個問題。可能跟我父親過世,還有身邊有許多人突然過世有關。這種時候就會意識到很多東西不再停留在幻想故事的階段,變得很真實。就是太真實了,所以感到想做的事都必須著手去做了,不做就來不及了,因為這是自己的人生。有這樣的感受之後,人生好像進入一個新的轉捩點的感覺」
紀里谷「這種心情我懂。很容易想到死亡的事,感覺得到死亡距離自己很近,每天都在自自己逼近」
江口「可是我們才四十一歲,不是嗎?你這麼說,那是會對未來感到痛苦囉」
紀里谷「應該說是生涯的問題,而不是年齡或壽命的長短之類的問題。就是一種感覺。你有小孩,所以感覺會跟我們不一樣」
江口「有小孩,感覺會不一樣嗎?」
大澤、紀里谷「有小孩,好棒呀(羨慕)」
江口「其實我也有過人生就到這裡了的感覺。心裡也一直感到焦躁不安,但聽你們這麼一講,反而讓我有種人生正要開始的感覺。」
紀谷里「可能是我沒有小孩,所以想法上有點扭曲。因為沒有家人需要考慮,所以會讓放任自己的想法直線進行,不知不覺中起了加速度的作用。包括看到人生的終點這件事情上」
大澤「我覺得有沒有家人影響很大。因為不用考慮家人,所以會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思考自己人生的終點這件事情上」
紀里谷「而且這種想法會一直加速度前進」
江口「那我建議你最好結婚生小孩,組織一個家庭」
大澤「沒有家人可能會產生一種偏執的心態,凡事只考慮自己的結果,一些看法會一直往牛角尖裡鑽」
紀里谷「因為直線加速的關係,速度愈來愈快的結果就一頭鑽到死胡筒裡去了。這時候萬一有什麼突發的大事件,很容易反應不過來而失速,人生陷入一片混亂。如果有家人的話,因為有所顧慮,所以速度較慢,想法上會比較有折衝的空間」
江口「我覺得這是好事」
紀里谷「很好呀,我還蠻想要小孩的」
江口「不過,我覺得相對的,有時候有家人反而能幫助自己能下定某種決心,不會自我虐待。以前也曾經自虐地一直執著於某種想法,直到把自己逼進死胡筒,弄得一團糟為止,結果也沒什麼好處。家人有時候能夠讓自己在這種幾近狂亂的情況下安定下來…」
紀里谷「這好深奧,但我懂」
江口「就是把自己拉回來」
紀里谷「家人的力量真是大,好想組織一個家庭呀。大澤兄,我們得加把勁」
有聽沒有到的大澤「是要加把勁。可是男人一到四十歲,好像就沒什麼人想理了耶」
紀里谷「說到這個,我最近感受特別深刻,開始意識到人家好像不太想理我」
大澤「這種感覺好恐怖」
紀里谷「我也有那種感覺」
大澤「我們不是會跟年輕女演員一起演戲嗎?跟她們一起演戲的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必須扮演好大人的角色耶」
…七嘴八舌…
紀里谷「我巳經四十一歲了」
江口「四十一歲的春天,那就當個「bakabon」(四十一歲當父親)好了。」
紀里谷「你是說我當爸爸?真的還假的?」
…三個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身邊的人誰可以四十一歲當爹…
紀里谷「時間真的過得真快,轉眼間就巳經四十一歲了,一點感覺都沒有」
江口「真的沒有感覺。所以,我們就在電影的作品(演藝事業)上好好衝刺一番吧」
大澤「雖然這樣講很奇怪,但我覺得作為一個演員的人生,從現在開始才是最好的黃金期。不但最能自由揮灑,也是最能感受到自己心靈上的悸動的時期,現在的工作一定是最能夠讓自己發光發亮的。我覺得 這種感覺好棒,現在的我非常地樂在其中,現在的我比二十歲、三十歲的時候還更快樂。不止是我,包括江口兄、紀里谷你也是一樣,這是我們最能抬頭挺胸,自信滿滿地,帥氣十足地把工作做到最好的時期」
紀里谷「我也強烈地感覺我們的時代巳經來臨了」
最後大澤提到自己五月即將返回旅居地倫敦,現在的倫敦是最漂亮的季節。
紀里谷問他在倫敦的期間都在做什麼?大澤說什麼都不做。

 

frpw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[END]一元起標*虎年第一波
*新太陽*虎年衝人氣*一元起標全面開閘
中信鯨球員版外套 *M~3XL*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中信鯨球員版長袖風衣 *M~3XL*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退役職棒球員簽名球*12顆(左→右 / 上→下) 陳炳男、張家浩、闕壯鎮、陳該發、○○○、林琨瀚、洪正欽、鄭幸生*整組內有8顆附球員親筆簽名、共9種球隊LOGO(含CT)*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棒壘球高級牛皮手套 *11.5吋 內野T網*99.01.19 #

 

frpw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